再綻梅.jpg  

 「我早就明白,愛情這回事是動不得的。一旦動了,就煩惱叢生,平添無數變數。」

  她早已無心。兩世為人,已在心上添了無數傷。
  芳華落盡,寂寞開最晚。

  他第一眼不是看到欲焚天際的火紅傲梅,而是站在枯澀荷池、拱橋之上的散髮女子。

  只見她身穿奇異胡服外套,窄袖束腰,無帶無絆,一身漆黑,襯得臉和手越發蒼白。長髮飄然,立在半凍的荷池之上,火梅之下,竟是如此惹眼,宛若一抹孤傲的豔魂。

  那個僅餘排行,無名亦無字的劉娘子。

  他早已上心,為了那個靈慧通透,孤傲不群又自潔冷眉面對世間訕謗,宛如焚天火梅的十四娘。

  不管了,先成親吧。成親以後,再來慢慢要她的心。他沒那麼偉大,他不要成人之美。這是他的言兒,他的劉園,他的十四娘。他絕對絕對不要交給任何人。

 

以上 博客來網路書店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花 的頭像
小花

很有愛

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